山高水长。

[冷凡]。

犯人冷×狱警凡
写着玩儿,别撕设定,我哪儿知道狱里头啥样。





小少爷拎着根电棍走过的时候,一间间牢房的口哨声简直响得震天。一双笔直的长腿跟一对浑圆的屁股蛋儿一起被包裹在稍显紧身的警裤里,再加上天生的一双黑眉俊眼,脾气又臭屁又爽利,卓亦凡算是狱警里头最招人的独一份儿。
卓亦凡点点警棍随便笑笑算打过招呼,就径直朝着最里边儿的禁闭室去了。那里边关着这栋监狱的扛把子,唯一正儿八经当过兵的犯人,唯一能把他卓少爷治得服服帖帖的一个男人。卓亦凡一边气的咬牙,一边忍不住大力打开锁着的门。
冷锋脚上带着镣铐,站在门边儿像是正等着他来,不知道是已经关了几天,脚腕可见的地方已经磨出一点血丝。卓亦凡看的心头火起,不由破口大骂,“你他妈能耐啊冷锋,我在的时候屁事儿没有,我走没几天你就开始犯浑,你存心给我找不痛快呢?”
这是卓亦凡不讲理了。论犯浑的能耐,冷锋是远比不上这小少爷的。但卓少爷这一身脾气,得有一半是冷锋一手造就的,他能宠就能灭。他挑挑眉,用俩天没碰水的粗砺嗓音道:“过来,给我瞅瞅你瘦了没。”
效果立显。卓亦凡嘴里仍骂骂咧咧,脚下却主动离冷锋更近了点儿。等走到最跟前儿了,他才站定,捻着两指狠狠捏住冷锋下巴,把他脸上神情上下仔细划拉了一遍,恨恨地道,“你跟别的号儿找事干什么?非得给你关个禁闭受通罪就满意了?哪天真碰上个硬点子你他妈也得歇菜!”
卓亦凡发嗔时眼尾都含着情,冷锋耳朵里一个字都没进去,他瞅着凡少爷这凶巴巴的小狼狗样儿,就忍不住心痒痒。他上前一步把下巴搁在卓亦凡颈窝里,一手捏住腰眼,把人严丝合缝扣在身前,听到对方突然息声,他才微微向前顶了顶.胯,刻意在人耳边哑着嗓子道,“你爷们儿够不够硬,你还不知道吗?”








卓亦凡:退伍老兵耍流氓啦!!!!!!!!






有没有后续看热度吧

【拔杯】Another Love

一个关于双痴汉和双驯服的故事。


















Hannibal一从门边接过Will,便立刻感受到他等到的是一个刚从低劣的酒缸中浸泡过的猫鼬。当被放入已预先调好水温的浴缸中时,男人的整个身体发出悲惨的哀叹,肌肤几乎在温水的热度中融化。

Will的四肢一团混沌,意识却介于昏醒之间。尽管Hannibal在将他从门口送进浴缸的过程中未发一言,他仍然感到自己的胃拎了起来,为对方近乎严厉的眼神。

自未确定关系就开始的长久以来,Hannibal不失分寸又包容一切的温柔,就织起一张无形的网,将Will包裹其中。他不得不将这张网反复拉开扯散,才能使自己从中剥离开来。诚然Hannibal的温柔永远掺和着不容推进的疏离,他常对此感到失落与畏惧,却也被打破这种疏离的渴望深深吸引,而泥足深陷。

现在,这种温柔出现了它的裂痕。

四个小时之前,他离开他们的家去了个绝不被年长者允许进入的酒吧,与一群同样绝不被允许与之交往的人一起喝了酒,准确的说,喝的烂醉。这一切构成了他此刻颤栗的理由。毋庸置疑,Hannibal是一个独占欲极其强烈的男人,并且他的礼貌与绅士令他视对承诺的尊重为不容挥霍的资本。显然Will背弃了他曾妥协的某些承诺。

Will试图从对方的眼睛里搜寻到怒气的痕迹,但他失败了,因为Hannibal正低着头为Will清洗身体,任由水渍沾湿自己上身昂贵的布料,Will只能辨认出一丛被打理的一丝不苟的棕发。很快他便无暇再作多余的思考,因为他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其他东西上——在他身上移动的泡沫,清凉的肥皂,柔软的毛巾,和抓住毛巾的Hannibal骨节分明的手。

God.  Will仰面发出一声挫败的呻吟。得到Hannibal具有警告意味的一声,“安静。”

Will不再发声,像一只被主人呵斥的狗。他闭上眼睛,将自己的全部意识聚拢起来。他为什么要出去?终于,他想起了所有他在房间所看到的完整的刀具与专业器具,一团巨大的灰雾在他眼前翻腾,他的喉头和心口一起发哽的厉害。

多年之后,Hannibal终于决定了他作为一个食材的价值。在他的身体还未被取去任何一个部分的时候,Will就已感受不到自己是否作为一个人完整的活着,仿如死神一直嗅闻他的行踪,只是尚未决心给他最后一击。

他已经不属于自己。他被治愈,被依赖,被控制,被驯服。

最可怕的是,Will清醒的知道这一切发生的过程与结果,知道他与Hannibal必然的纠缠,知道他必将陷于其中。正如他知道他生命的航船正驶过最后一个岬角。

Will被摆到床上的时候,注意到那些器具已不在他们原来的位置了。也许不是今晚,他松了一口气,紧绷的下颌放松了点儿。

“Look at me,Will.”Hannibal的语气不重,音调低沉而平稳,将他从自己的思绪强行抽离出来。Will不得不与那双红色的眼睛对视,毫不意外的发现他无法移开自己的眼睛。他为那种极具侵略性的目光小小的瑟缩了一下。并也许,可能,发现了隐藏其中的些许怒气,从开始累积至现在的。

Will开始小声的嘟嘟囔囔来掩饰自己的紧张,所有关于吃与被吃被暂时抛到脑后。

Hannibal盯着Will开合的嘴唇,他因为醉酒而覆上一层湿润的眼睛,他双颊因泡澡而生起的红潮,他难得可称得上示弱的样子。他的Will让他收紧了胃部的肌肉,Hannibal想到他即将对这个人所做的一切,一种从大脑皮层扩散开来的兴奋使他第一次惊奇的发现忍耐是多么艰难的一件事儿。Will的味道让他着迷,而他们的味道即将融为一体。

“我保证,没有下一次。”Hannibal稍微倾下身体离爱人更近,并许下温和的承诺。这种温和比一般人要强硬,这种承诺比他要求Will作的更有力量,对Will有绝佳的效力。

他用审慎的目光打量着Will一丝不挂的身体,这激起了脑内装满酒精的共情者对抗的勇气,让他记起了所有那些刀可能与自己身体做的事情。Will无法控制的讽道,“新的禁令,不能跟你的食物一起喝酒,Dr.Lecter?我在你眼里是同类吗?鉴于你可能跟食材做爱?”,他轻微吸了一口气,“You're born sick.*”

难以忍受的沉默。

长串儿话音已落,Will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

Hannibal眼底的红色慢慢沉淀了下来,凝成更粘稠深沉的颜色,看上去像被完全激怒了,尽管神情依然维持着表面的平静。Will的大脑仍是棉花与混沌,他搞不清状况,只希望生命的最后时间他能摆脱Hannibal,完完全全属于他自己。

“But I love it.*”Hannibal轻声说。他跟Will贴的更近,左手安抚地在Will的肌肤上梭巡,右手移向床板下的某个位置。

Will预感到即将发生的,呼吸急促地几乎无法让胸腔正常换气,内心却感到一种奇异的平静。他无法摆脱Hannibal,是因为他未曾让自己真正尝试过。他在他的身体上感觉到Hannibal的手,才发现这是他一直渴望的,直到一根针头准确的进入他左手臂的静脉。

在针头缓慢推入的同时,Will弓起后腰找到了Hannibal紧闭的薄唇,用自己的唇在上面私语,然后唇齿相接用力按了一下,以一种服从的姿态倒回了床上,眼睛再也没有离开过Hannibal一刻,等待药效控制他的身体。

Hannibal的动作始终冷静而平稳,却无法不泄露一丝情绪。那双眼睛让他全身上下升腾起一股从未有过的酥麻感,那里面含有无数针芒,光线在其中破碎。

药生效了,Will逐渐感到代表色彩的点横越来越遥远模糊,汇聚组合而成的图景逐渐失去意义。在他即将陷入沉睡前,Will喃喃道,“But I Love You.”

Hannibal的身体轻微的震颤了一下。

他久久地凝视着沉睡的Will。他是温情的形状,是欲望的边缘,是他永恒的美学。

然后他在爱人的唇边偷了一个吻。












Fin.








*那两句对话的意思是:
“你生来残缺。”
“但我以此为荣。”
最后Will的话是模仿Hannibal的“But I love it.”

“所有人的正人君子,你一个人的色胚流氓。穿上西装认真做事,脱掉西装认真做爱。用一万种体位爱你一个人。”

存梗。
对外正儿八经小明星鹿×金主珉
或    总裁金主鹿×被包养小鲜肉珉

有空就写。我太喜欢这些俗气的梗了

[鹿包]过年。

监狱扛把子×伪小白绵







大过年的,狱子里头的人还得给国家做活儿。各班头里怨声载道,不服管的有的是,跟监管呛声找茬的不少,这时候就看每个班大铺的能耐了。鹿晗早俩天就跟大家伙打好了招呼,让他们嘴上胡天海地操了一通,这通操完,到时到了监管跟前,可一个脏字儿都不准蹦。

他能这么说,一是不想大过年料理那些个琐碎破麻烦事儿,更重要的是,管他们班那小狱警是金珉锡在外面时的朋友。他们班太平,小狱警也有面儿。鹿晗这纯粹是为着金珉锡打算,只要他们俩这关系不僵,小白包子在牢里头能好过不少。

那狱警刚调来的时候,鹿晗瞅着他跟金珉锡眉来眼去,嘻哈调笑,倒是吃了好一缸醋,当晚就把在自己边上还不老实的人给治哭了。第二天按规定在门外守一宿的小狱警红着脸来解释,这事儿才算揭过。从此以后,鹿晗也一直让手下注意着不给人难堪。不为别的,就为他鹿晗自己最多只能时时护着金珉锡,保他不吃亏,开小灶之类的事,还得靠关系。

金珉锡对他的心思一清二楚,面上受着,心里记着。做活儿的时候,照例粘在鹿晗旁边。鹿晗嘴里头叼着根外头的兄弟找路子塞进来的烟,那因为弯腰而撅起的小屁股瞧得他心头上火。

“别发骚。”他拍了把自个跟前裹在囚裤里的饱满臀肉,还带出啪的一声响儿。

金珉锡哪年头就不怵他了,此时拿那双猫眼横了过来,搁鹿晗眼里那叫一风情万种。他停了一下,突然凑过来,用嘴稍一使劲儿,就把鹿晗嘴里的烟顺到了自个嘴里。

鹿晗死死盯着移开的,夹着烟的淡粉色唇瓣。



外边儿已经鞭炮声乱响,满天烟火气了,监狱里的活计才算完。

今天的晚饭都是各班号自己弄的,算是顿年夜饭了。趁着没吃完的人还在大声吵吵,鹿晗在金珉锡耳边慢慢说了句新年快乐,酥酥麻麻的。

金珉锡看着他,笑了一下,说道,“我也喜欢你。”







黑瓶黑。













没有声音。

亮堂堂的天,白花花的地。

黑瞎子墨镜上早糊上一层雪沫子,精气神也已经不是很足。冰冷的空气在之前他嘴巴的闭闭合合中被嚼的粘稠发苦,他开始尽量不说话了。

“我是我们家族的最后一个人了,”他最后说道,“实实在在的最后一个。”

你要给我留个种吗?

他把这句话闷死在嗓子眼里。

他来这里,完全不合逻辑,没有目的。他甚至没想过在吴邪前边把人带走。吴邪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在他能看清的时候,不能看清的时候,都不用怀疑的一点就是,他绝对不会让小哥吃苦头的。

在不把一件事琢磨个底儿透之前,黑瞎子一般是不会采取任何行动的。但他从起这个念头,到做完所有准备,到身处现在这么个地界,拢共花了不超过四天。

太安静了。他叹了口气,又开始轻声的扯皮,扯他这几年干过的正经活计,扯他要遭不住吴邪这徒弟,扯胖子的一溜儿肥肉。叨叨一长串废话以后,他短暂的沉默了一会儿,接着说道,“我来的时候看到他们了,大概能猜着他们现在在哪个位置,一钟头内找着不是问题。”

他心里没什么想法,除了有一点郁闷,已经开始盘算着怎么走最省劲儿,把人交过去时怎么解释最靠谱。

突然,他感到有一股大力把自己的脑袋扭向另一边儿,嘴唇上就被囫囵咬了一圈儿印,两瓣冻的发疼的嘴唇分开的时候还带出啵的一声响儿。

黑瞎子完全愣住了。

他脑子里第一反应居然是,操了,他伸舌头没?

他瞧眼回到原位之后跟屁事没有一样的淡然的脸——个哑巴不仅面皮上没反应,连气儿都喘的匀匀的——还是没有缓过神儿来。这太玄幻了,打个不恰当的比方,你能想象一下充气娃娃对你发情吗?

黑瞎子抹了把冻的发红的脸,在心里对自己骂了句娘。他妈炮都打那么多回了,亲个嘴你怂个屁?

他看到张起灵的耳朵尖尖也被冻的发红了。

【叉德/冬叉】BE二十题

甜的。

拉郎预警。Rumlow/Draco(斜线不分攻受)。

不多说了,自己体会。







1.与爱无关
距离德拉科离开霍格沃茨第十八天。
“如果它是麻瓜的,我不会喜欢它。”德拉科看着朗姆洛走向一个大黑盒子,轻蔑的说。
得到朗姆洛一个巨大的白眼。

2.一直都是骗局
“让他看我!该死的,为什么他不看我!”
一个小时后,桌上散落着一堆食物残渣,客厅里回荡着德拉科对电视里那个英俊男人的怒吼。
朗姆洛缓慢的,缓慢的又翻了个巨大的白眼。

3.抱歉,我不认识你
“是的,是的,我在垃圾桶里捡到的这个逼崽子。”
“我觉得他的头发很值钱,我打算把他卖掉。”
“操,老子没打算养他。”
“不,这不一样。”
“而且冬兵也不是我养的,他妈的谢谢。”
“你们能………”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朗姆洛绝望的感到他打给复仇者大厦的电话被挂断了,再一次。

4.多余的人
丁点儿火光摇摇欲坠,终于在有气无力的闪烁了几次后熄灭了,升起一点儿垂头丧脑的细小白烟。
冬兵一声不吭的取出朗姆洛下腹的子弹,另一只冷硬的金属臂按着疼的直冒冷汗的男人。
“我以前被复仇者干成那惨样也没见你这么丧。”朗姆洛看着头顶前任资产绷得紧紧的脸,有气无力的冷笑着。
冬兵的视线扫过角落里破草堆下那团浅金色脑袋,声带上挂着冰碴,“你以前也没为别人伤成这样。”
朗姆洛忍不住放声大笑,笑的冬兵皱紧了眉头,朗姆洛才半喘着温和的说,“不,我他妈一直是在为别人受伤。”

5.无知伤害
还有大部分是为你,包括老子金贵的屁股,小混蛋。

6.粉碎性自尊
就小少爷现在这随随便便能呼噜下几层泥的逼样,他回去肯定得崩溃死。朗姆洛幸灾乐祸的想。

7.玩笑而已
德拉科没有崩溃,他一直乖乖的窝在某亿万富翁的电子管家为他准备的房间里,甚至没有给那个(在他眼里)愚蠢的钢铁大块头一句马尔福的嘲讽。
完全冷酷的糙男人朗姆洛完完全全的为他的沮丧软化了,他体贴的递过去一杯加了额外额外鲜奶油的热气腾腾的巧克力。
“谢谢你,布洛克。”德拉科的声音听起来完全可怜,“你不会还碰巧有点儿饼干吧,是吗?”

8.痴人说梦
去他妈的逼崽子。

9.反目成仇
出于种种原因,德拉科在冬兵再一次强行把朗姆洛扛走之前怒不可遏的冲了上去。
对他竖了个气势逼人的中指。

10.比起你来他更重要
冬兵的掳人计划终于失败了,因为朗姆洛笑倒在了原地。
事后德拉科挤出一个完美的假笑,“因为我没有办法当着铁胳膊的面踢你屁股,更不能直接踢他的屁股。”

11.如果当时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的魔法小药片呢??”

12.报复
“这是你表弟吗?”咖啡馆的女服务员热情的问道。
“不,我是粗暴凶狠的上面,他是弱小可怜的下面。”德拉科甜甜的说,“就在昨天晚上他还……”
“没错,是我表弟。”朗姆洛在对面的女士露出更震惊的表情之前暴躁的捂住了德拉科的嘴。

13.我们都老了
“非常欢迎你读任何书,柜子里还有游戏和拼图,如果你想做阅读之外的事。” 站在自己房间里的美国队长有些犹豫的说, “不过有些书对我很珍贵,肯定你愿意尽力让它们保持原样?”
说完,他用那双真诚的蓝色大眼睛望向德拉科,显然在等待对方的承诺。
“谢谢。”德拉科对此礼貌的回应,“又不是我会把时间用在撕书上。”

14.到死都没说出口的
朗姆洛表示怀疑。

15.终其一生的单恋
朗姆洛第七次出任务回来后,德拉科无法控制的将自己的眼睛黏在那被汗洇湿的背心下勾勒出的,性感的要命的肌肉纹路上,“在所有坏蛋里,你绝对是最辣的那个。”
“这是我房间。你不能总随便进来除非我特别邀请你,明白吗?”朗姆洛停止了脱背心的动作,懒洋洋的警告。
“你会吗?”
德拉科期待的问。

16.生离死别
回去了。

17.相思相忘
一忘皆空。

18.梦里的圆满结局。
德拉科崩溃地从梦里醒来。都他妈扯淡,他根本没法离开这个连家养小精灵都没的世界。

19.分手
他也没法离开朗姆洛。

20.永远得不到的你
马尔福想要的,就会得到。



[冬叉]

冬兵把朗姆洛狠狠地抡到了地上,用冰凉的金属臂卡住他的脖子。他的神情凶狠得快把人撕裂了,湿漉漉的眼睛却像个被人背叛的孩子。

妈的。小混蛋下手真狠。

朗姆洛的头里一道如锯齿线的痛,几乎快喘不过气来。但他还是牵扯起一点儿嘴角刺痛的肌肉,笑声闷在嗓子眼里发沉。

操他的武器。操他的九头蛇。

他在心里冷笑,毫不回避的直视冬兵的眼睛,看那双眼里逐渐沉淀的粗砺的怒气,看藏在冷冰冰的视线后边那点儿无措与委屈。

你委屈个屁。

喉咙里像滚过一圈玻璃渣,但朗姆洛还是撩起眼皮,挣扎着对旁边儿的史蒂夫说了一句话,然后感觉到冬兵猛然沉下来的手臂和脸色。

他说,“Here  is  your  Bucky  now.”






就问一个问题,说KIKI签了六部是真的吗

[鹿包]没肉的PWP。

监狱扛把子×伪小白绵



金珉锡喘着气站在门口,后脖子微微洇着汗,滑进背心里。旁边叼着烟的早吐了烟头,大气儿不敢喘一个,正儿八经搁角落里待着。

“你他妈还敢回来?”,鹿晗咬着牙根,嘴角顺出一丝笑。

金珉锡抬眼看他,没说话。鹿晗顿了顿,又跟了一句,“不是挺能溜人吗?牛逼阿?”

甭看鹿晗一张面皮长得漂漂亮亮,又不是爱来事儿的,动起手来却从不含糊,心狠,手黑,这十几来号人也是被他管的服服帖帖,对他又稀罕又怕的。来个像金珉锡这样的也是头一遭。

刺猬是隔壁的班头,犯花案子入的监,就凭这点,鹿晗不待见他,是众所周知的。两号房也一直不对付,吃个饭放个风都得互相挤兑。前俩天鹿晗被自个人阴,在没监控的浴室给人围了,差点吃了大亏。今儿金珉锡就一天不见人影,吃饭的时候才瞥见人,水润吊梢的大眼睛里头挂着笑,旁边是一颗刺猬头,吆五喝六的训着人,在人跟前赚面儿,边训边不忘给金珉锡夹菜,摆明了这人跟他了。鹿晗沉默了半天,火气在胸口起起伏伏,干脆利落的掀了半张饭桌,掉头就走。

金珉锡一看就是刚跑着追回来的,上唇微微撅着吐气,旁边早围了一圈看热闹的犯人。这回老大治他,他们可算是巴不得的。

凭啥这长得跟啮齿类成精样儿的小白脸一来就跟他们老大处上关系了?日子越长更是护的不行,从进来到现在楞是一顿揍都没挨,连像今天这样的重话都没有过。除了张白白嫩嫩的小脸蛋还他妈有啥?平时对谁都是笑模样,给撩不给碰的,谁知道这回不是他先招的人家?

就气成这样,鹿晗还没动他呢。

金珉锡张了张嘴,说出来的却是,“别把狱警给招来了。”声音不轻,但温温和和。

鹿晗盯着他微微垂着的睫毛,笑笑,对其他人道:“出去。”

靠门边的人最先反应过来,不一会儿就差不多散干净了。

“我找刺猬有事儿。”

“我不知道他们昨天把你给堵了。”

“我没给他们通气儿。”

“也没跟其他人。”

说完最后一句话,金珉锡叹了一口气,走到鹿晗跟前。

他伸出手虚虚地抱住鹿晗,然后凑上去拿嘴碰了碰他的唇。鹿晗的表情冷冷淡淡,却没有使劲推开他。

然后金珉锡歪头看着他的脸色,又碰了上去,一次,一次,又一次。唇瓣相碾磨的时间越来越长,最后一次还拿舌尖蹭了一遍他上唇。每亲一回都喃喃一句,不要生气了。

不要生气了。

在金珉锡第五次凑上来的时候,鹿晗深深吸了一口气,握住他手腕用力一带,在他嘴唇上狠狠咬了一口,“真他妈要人命了。”


啪。灯灭了。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