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长。

【拔杯】Another Love

一个关于双痴汉和双驯服的故事。


















Hannibal一从门边接过Will,便立刻感受到他等到的是一个刚从低劣的酒缸中浸泡过的猫鼬。当被放入已预先调好水温的浴缸中时,男人的整个身体发出悲惨的哀叹,肌肤几乎在温水的热度中融化。

Will的四肢一团混沌,意识却介于昏醒之间。尽管Hannibal在将他从门口送进浴缸的过程中未发一言,他仍然感到自己的胃拎了起来,为对方近乎严厉的眼神。

自未确定关系就开始的长久以来,Hannibal不失分寸又包容一切的温柔,就织起一张无形的网,将Will包裹其中。他不得不将这张网反复拉开扯散,才能使自己从中剥离开来。诚然Hannibal的温柔永远掺和着不容推进的疏离,他常对此感到失落与畏惧,却也被打破这种疏离的渴望深深吸引,而泥足深陷。

现在,这种温柔出现了它的裂痕。

四个小时之前,他离开他们的家去了个绝不被年长者允许进入的酒吧,与一群同样绝不被允许与之交往的人一起喝了酒,准确的说,喝的烂醉。这一切构成了他此刻颤栗的理由。毋庸置疑,Hannibal是一个独占欲极其强烈的男人,并且他的礼貌与绅士令他视对承诺的尊重为不容挥霍的资本。显然Will背弃了他曾妥协的某些承诺。

Will试图从对方的眼睛里搜寻到怒气的痕迹,但他失败了,因为Hannibal正低着头为Will清洗身体,任由水渍沾湿自己上身昂贵的布料,Will只能辨认出一丛被打理的一丝不苟的棕发。很快他便无暇再作多余的思考,因为他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其他东西上——在他身上移动的泡沫,清凉的肥皂,柔软的毛巾,和抓住毛巾的Hannibal骨节分明的手。

God.  Will仰面发出一声挫败的呻吟。得到Hannibal具有警告意味的一声,“安静。”

Will不再发声,像一只被主人呵斥的狗。他闭上眼睛,将自己的全部意识聚拢起来。他为什么要出去?终于,他想起了所有他在房间所看到的完整的刀具与专业器具,一团巨大的灰雾在他眼前翻腾,他的喉头和心口一起发哽的厉害。

多年之后,Hannibal终于决定了他作为一个食材的价值。在他的身体还未被取去任何一个部分的时候,Will就已感受不到自己是否作为一个人完整的活着,仿如死神一直嗅闻他的行踪,只是尚未决心给他最后一击。

他已经不属于自己。他被治愈,被依赖,被控制,被驯服。

最可怕的是,Will清醒的知道这一切发生的过程与结果,知道他与Hannibal必然的纠缠,知道他必将陷于其中。正如他知道他生命的航船正驶过最后一个岬角。

Will被摆到床上的时候,注意到那些器具已不在他们原来的位置了。也许不是今晚,他松了一口气,紧绷的下颌放松了点儿。

“Look at me,Will.”Hannibal的语气不重,音调低沉而平稳,将他从自己的思绪强行抽离出来。Will不得不与那双红色的眼睛对视,毫不意外的发现他无法移开自己的眼睛。他为那种极具侵略性的目光小小的瑟缩了一下。并也许,可能,发现了隐藏其中的些许怒气,从开始累积至现在的。

Will开始小声的嘟嘟囔囔来掩饰自己的紧张,所有关于吃与被吃被暂时抛到脑后。

Hannibal盯着Will开合的嘴唇,他因为醉酒而覆上一层湿润的眼睛,他双颊因泡澡而生起的红潮,他难得可称得上示弱的样子。他的Will让他收紧了胃部的肌肉,Hannibal想到他即将对这个人所做的一切,一种从大脑皮层扩散开来的兴奋使他第一次惊奇的发现忍耐是多么艰难的一件事儿。Will的味道让他着迷,而他们的味道即将融为一体。

“我保证,没有下一次。”Hannibal稍微倾下身体离爱人更近,并许下温和的承诺。这种温和比一般人要强硬,这种承诺比他要求Will作的更有力量,对Will有绝佳的效力。

他用审慎的目光打量着Will一丝不挂的身体,这激起了脑内装满酒精的共情者对抗的勇气,让他记起了所有那些刀可能与自己身体做的事情。Will无法控制的讽道,“新的禁令,不能跟你的食物一起喝酒,Dr.Lecter?我在你眼里是同类吗?鉴于你可能跟食材做爱?”,他轻微吸了一口气,“You're born sick.*”

难以忍受的沉默。

长串儿话音已落,Will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

Hannibal眼底的红色慢慢沉淀了下来,凝成更粘稠深沉的颜色,看上去像被完全激怒了,尽管神情依然维持着表面的平静。Will的大脑仍是棉花与混沌,他搞不清状况,只希望生命的最后时间他能摆脱Hannibal,完完全全属于他自己。

“But I love it.*”Hannibal轻声说。他跟Will贴的更近,左手安抚地在Will的肌肤上梭巡,右手移向床板下的某个位置。

Will预感到即将发生的,呼吸急促地几乎无法让胸腔正常换气,内心却感到一种奇异的平静。他无法摆脱Hannibal,是因为他未曾让自己真正尝试过。他在他的身体上感觉到Hannibal的手,才发现这是他一直渴望的,直到一根针头准确的进入他左手臂的静脉。

在针头缓慢推入的同时,Will弓起后腰找到了Hannibal紧闭的薄唇,用自己的唇在上面私语,然后唇齿相接用力按了一下,以一种服从的姿态倒回了床上,眼睛再也没有离开过Hannibal一刻,等待药效控制他的身体。

Hannibal的动作始终冷静而平稳,却无法不泄露一丝情绪。那双眼睛让他全身上下升腾起一股从未有过的酥麻感,那里面含有无数针芒,光线在其中破碎。

药生效了,Will逐渐感到代表色彩的点横越来越遥远模糊,汇聚组合而成的图景逐渐失去意义。在他即将陷入沉睡前,Will喃喃道,“But I Love You.”

Hannibal的身体轻微的震颤了一下。

他久久地凝视着沉睡的Will。他是温情的形状,是欲望的边缘,是他永恒的美学。

然后他在爱人的唇边偷了一个吻。












Fin.








*那两句对话的意思是:
“你生来残缺。”
“但我以此为荣。”
最后Will的话是模仿Hannibal的“But I love it.”

“所有人的正人君子,你一个人的色胚流氓。穿上西装认真做事,脱掉西装认真做爱。用一万种体位爱你一个人。”

存梗。
对外正儿八经小明星鹿×金主珉
或    总裁金主鹿×被包养小鲜肉珉

有空就写。我太喜欢这些俗气的梗了

[鹿包]过年。

监狱扛把子×伪小白绵







大过年的,狱子里头的人还得给国家做活儿。各班头里怨声载道,不服管的有的是,跟监管呛声找茬的不少,这时候就看每个班大铺的能耐了。鹿晗早俩天就跟大家伙打好了招呼,让他们嘴上胡天海地操了一通,这通操完,到时到了监管跟前,可一个脏字儿都不准蹦。

他能这么说,一是不想大过年料理那些个琐碎破麻烦事儿,更重要的是,管他们班那小狱警是金珉锡在外面时的朋友。他们班太平,小狱警也有面儿。鹿晗这纯粹是为着金珉锡打算,只要他们俩这关系不僵,小白包子在牢里头能好过不少。

那狱警刚调来的时候,鹿晗瞅着他跟金珉锡眉来眼去,嘻哈调笑,倒是吃了好一缸醋,当晚就把在自己边上还不老实的人给治哭了。第二天按规定在门外守一宿的小狱警红着脸来解释,这事儿才算揭过。从此以后,鹿晗也一直让手下注意着不给人难堪。不为别的,就为他鹿晗自己最多只能时时护着金珉锡,保他不吃亏,开小灶之类的事,还得靠关系。

金珉锡对他的心思一清二楚,面上受着,心里记着。做活儿的时候,照例粘在鹿晗旁边。鹿晗嘴里头叼着根外头的兄弟找路子塞进来的烟,那因为弯腰而撅起的小屁股瞧得他心头上火。

“别发骚。”他拍了把自个跟前裹在囚裤里的饱满臀肉,还带出啪的一声响儿。

金珉锡哪年头就不怵他了,此时拿那双猫眼横了过来,搁鹿晗眼里那叫一风情万种。他停了一下,突然凑过来,用嘴稍一使劲儿,就把鹿晗嘴里的烟顺到了自个嘴里。

鹿晗死死盯着移开的,夹着烟的淡粉色唇瓣。



外边儿已经鞭炮声乱响,满天烟火气了,监狱里的活计才算完。

今天的晚饭都是各班号自己弄的,算是顿年夜饭了。趁着没吃完的人还在大声吵吵,鹿晗在金珉锡耳边慢慢说了句新年快乐,酥酥麻麻的。

金珉锡看着他,笑了一下,说道,“我也喜欢你。”







黑瓶黑。













没有声音。

亮堂堂的天,白花花的地。

黑瞎子墨镜上早糊上一层雪沫子,精气神也已经不是很足。冰冷的空气在之前他嘴巴的闭闭合合中被嚼的粘稠发苦,他开始尽量不说话了。

“我是我们家族的最后一个人了,”他最后说道,“实实在在的最后一个。”

你要给我留个种吗?

他把这句话闷死在嗓子眼里。

他来这里,完全不合逻辑,没有目的。他甚至没想过在吴邪前边把人带走。吴邪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在他能看清的时候,不能看清的时候,都不用怀疑的一点就是,他绝对不会让小哥吃苦头的。

在不把一件事琢磨个底儿透之前,黑瞎子一般是不会采取任何行动的。但他从起这个念头,到做完所有准备,到身处现在这么个地界,拢共花了不超过四天。

太安静了。他叹了口气,又开始轻声的扯皮,扯他这几年干过的正经活计,扯他要遭不住吴邪这徒弟,扯胖子的一溜儿肥肉。叨叨一长串废话以后,他短暂的沉默了一会儿,接着说道,“我来的时候看到他们了,大概能猜着他们现在在哪个位置,一钟头内找着不是问题。”

他心里没什么想法,除了有一点郁闷,已经开始盘算着怎么走最省劲儿,把人交过去时怎么解释最靠谱。

突然,他感到有一股大力把自己的脑袋扭向另一边儿,嘴唇上就被囫囵咬了一圈儿印,两瓣冻的发疼的嘴唇分开的时候还带出啵的一声响儿。

黑瞎子完全愣住了。

他脑子里第一反应居然是,操了,他伸舌头没?

他瞧眼回到原位之后跟屁事没有一样的淡然的脸——个哑巴不仅面皮上没反应,连气儿都喘的匀匀的——还是没有缓过神儿来。这太玄幻了,打个不恰当的比方,你能想象一下充气娃娃对你发情吗?

黑瞎子抹了把冻的发红的脸,在心里对自己骂了句娘。他妈炮都打那么多回了,亲个嘴你怂个屁?

他看到张起灵的耳朵尖尖也被冻的发红了。

分享几个自带背景音乐的男人。




贱贱:X Gon' Give It to Ya(Radio  Edit)
        
        Shoop   
    
        “弟弟感谢妈妈给你生的两个好臀瓣”
         歌词重点,自行体会
        
        Deadpool Rap
       
        导演牛逼。每首听完都是:可以,这很韦德


快银:Sweet Dreams       天启

        满脑子快快踏着小碎步拯救叉男的未来
        
       Time in a bottle    逆转未来


福华:The game is On

        贝克街专用bgm


杰克船长:End Credits

               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神奇X侠:Is she with you

              老子走路带风


变形金刚:New Divide

                What I've done

                一直想找篇威震天×人类的同人


伯恩:Extreme  Ways (Bourne's Legacy)

         最叼的特工电影


星爵:Come and Get your love

        磁带本体








网易云不得了

[周翔]哇 01

第一人称。纯糖。








我叫孙翔,万万没想到,我的基友是个混黑的大佬,并且想跟我基友变炮友。

事情是这样的。我是个小警察,有事儿出个警,没事儿撒个欢,也许卖个萌。我基友职业不明,但因为同学过几年,也算知根知底,我就没多问。他姓周,叫周泽楷。这名儿正直吧?还一听就男神特供,合适吗??

他也确实担得起妹子们一声冒红心的男神,虽然不大爱说话,但撑不住人长得帅阿。认认真真做事,本本分分做人,特招姑娘喜欢。也比较招我喜欢。因为他对身边人都挺好,但对别人一般好,对我超级好。

我一直觉得周泽楷很牛逼。他人缘好得怕,我就没他这么细致体贴,被人喷过不少回。对此他的评价是,“脑子里没有弯弯绕绕”。

???嘲笑你翔哥?虽然他说的很委婉,但我还是想打他。可他说话的眼神又很温柔,我就很纠结。
结果我还是把他打了一顿。

我有点想发帖,不过我克制住了。因为我觉着这设定一抖,都不用唠上多少层楼,她们肯定就啊啊啊了,然后一水儿的腐妞刷在一起,正经的让快告白,脑残的让生包子。最后要不我躺倒任操,要不我被狂喷傻逼受后弃帖。必须不能够。

你看老子心思这么缜密,像是没脑子吗??

我思想建设一通后才扭过头去,发现周泽楷居然一直在看我,乌沉沉的瞳眸透着丁点儿委屈,估计是觉得我不打算理他了。

毛阿,我一小小小小小警察,你混不混黑关我屁事,反正不归我管。打架这么酷,必须是我偶像好吗。

于是我诚恳的:“楷哥。”

他好像呆住了,我也觉得这样有点怂,想了想伸出手,示意仍然愿意给大佬一个爱的涌抱。

可能我平常没咋对楷哥主动示过好吧。我看他还是在那儿不动,耳朵尖尖却慢慢洇上了红,唇也抿了起来,半晌才过来用力抱紧了我。

我靠,老子吓懵了,才发现这是个黑社会大佬,别又发现是个少女攻阿。反差萌我遭不住。

我这么说话会不会太基佬?这么说吧,我可能有点酷,倒真不是个矫情逼,可是我已经做了二十几年直男了。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我没有跟男人谈恋爱的经验,意味着我闲着没事打打荣耀手速都会比别人快一截。

我不舒服。我不舒服就要搞事情,每次我搞事情直接间接波及的都是周泽楷,我怕这回他想搞我。

我好纠结。







从前共你促膝把酒
倾通宵都不够
我有痛快过   你有没有
很多东西今生只可给你
保守至到永久
别人如何明白透
实实在在踏入过我宇宙
即使相处到有个裂口
命运决定了以后再没法聚头
但说过去却那样厚

问我有没有 
确实也没有
一直躲避的藉口
非什么大仇
不知你是我敌友  已没法望透
被推着走  跟着生活流

奇怪过去再不堪回首
怀缅时时其实还有

你试过将我营救
你试过把我批斗

生死之交  当天不知罕有
到你变节了至觉未够
多想一天彼此都不追究
相邀再次喝酒
待葡萄成熟透
但是命运入面每个邂逅
一起走到了某个路口
是敌与是友   各自也没有自由
位置变了   各有队友

早知解散后各自有际遇作导游
奇就奇在接受了各自有路走
却没人像你  让我眼泪背着流
严重似情侣讲分手

不知你又有没有挂念这旧情
或者自己早就想通透





我有痛快过
你有没有

【叉德/冬叉】BE二十题

甜的。

拉郎预警。Rumlow/Draco(斜线不分攻受)。

不多说了,自己体会。







1.与爱无关
距离德拉科离开霍格沃茨第十八天。
“如果它是麻瓜的,我不会喜欢它。”德拉科看着朗姆洛走向一个大黑盒子,轻蔑的说。
得到朗姆洛一个巨大的白眼。

2.一直都是骗局
“让他看我!该死的,为什么他不看我!”
一个小时后,桌上散落着一堆食物残渣,客厅里回荡着德拉科对电视里那个英俊男人的怒吼。
朗姆洛缓慢的,缓慢的又翻了个巨大的白眼。

3.抱歉,我不认识你
“是的,是的,我在垃圾桶里捡到的这个逼崽子。”
“我觉得他的头发很值钱,我打算把他卖掉。”
“操,老子没打算养他。”
“不,这不一样。”
“而且冬兵也不是我养的,他妈的谢谢。”
“你们能………”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朗姆洛绝望的感到他打给复仇者大厦的电话被挂断了,再一次。

4.多余的人
丁点儿火光摇摇欲坠,终于在有气无力的闪烁了几次后熄灭了,升起一点儿垂头丧脑的细小白烟。
冬兵一声不吭的取出朗姆洛下腹的子弹,另一只冷硬的金属臂按着疼的直冒冷汗的男人。
“我以前被复仇者干成那惨样也没见你这么丧。”朗姆洛看着头顶前任资产绷得紧紧的脸,有气无力的冷笑着。
冬兵的视线扫过角落里破草堆下那团浅金色脑袋,声带上挂着冰碴,“你以前也没为别人伤成这样。”
朗姆洛忍不住放声大笑,笑的冬兵皱紧了眉头,朗姆洛才半喘着温和的说,“不,我他妈一直是在为别人受伤。”

5.无知伤害
还有大部分是为你,包括老子金贵的屁股,小混蛋。

6.粉碎性自尊
就小少爷现在这随随便便能呼噜下几层泥的逼样,他回去肯定得崩溃死。朗姆洛幸灾乐祸的想。

7.玩笑而已
德拉科没有崩溃,他一直乖乖的窝在某亿万富翁的电子管家为他准备的房间里,甚至没有给那个(在他眼里)愚蠢的钢铁大块头一句马尔福的嘲讽。
完全冷酷的糙男人朗姆洛完完全全的为他的沮丧软化了,他体贴的递过去一杯加了额外额外鲜奶油的热气腾腾的巧克力。
“谢谢你,布洛克。”德拉科的声音听起来完全可怜,“你不会还碰巧有点儿饼干吧,是吗?”

8.痴人说梦
去他妈的逼崽子。

9.反目成仇
出于种种原因,德拉科在冬兵再一次强行把朗姆洛扛走之前怒不可遏的冲了上去。
对他竖了个气势逼人的中指。

10.比起你来他更重要
冬兵的掳人计划终于失败了,因为朗姆洛笑倒在了原地。
事后德拉科挤出一个完美的假笑,“因为我没有办法当着铁胳膊的面踢你屁股,更不能直接踢他的屁股。”

11.如果当时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的魔法小药片呢??”

12.报复
“这是你表弟吗?”咖啡馆的女服务员热情的问道。
“不,我是粗暴凶狠的上面,他是弱小可怜的下面。”德拉科甜甜的说,“就在昨天晚上他还……”
“没错,是我表弟。”朗姆洛在对面的女士露出更震惊的表情之前暴躁的捂住了德拉科的嘴。

13.我们都老了
“非常欢迎你读任何书,柜子里还有游戏和拼图,如果你想做阅读之外的事。” 站在自己房间里的美国队长有些犹豫的说, “不过有些书对我很珍贵,肯定你愿意尽力让它们保持原样?”
说完,他用那双真诚的蓝色大眼睛望向德拉科,显然在等待对方的承诺。
“谢谢。”德拉科对此礼貌的回应,“又不是我会把时间用在撕书上。”

14.到死都没说出口的
朗姆洛表示怀疑。

15.终其一生的单恋
朗姆洛第七次出任务回来后,德拉科无法控制的将自己的眼睛黏在那被汗洇湿的背心下勾勒出的,性感的要命的肌肉纹路上,“在所有坏蛋里,你绝对是最辣的那个。”
“这是我房间。你不能总随便进来除非我特别邀请你,明白吗?”朗姆洛停止了脱背心的动作,懒洋洋的警告。
“你会吗?”
德拉科期待的问。

16.生离死别
回去了。

17.相思相忘
一忘皆空。

18.梦里的圆满结局。
德拉科崩溃地从梦里醒来。都他妈扯淡,他根本没法离开这个连家养小精灵都没的世界。

19.分手
他也没法离开朗姆洛。

20.永远得不到的你
马尔福想要的,就会得到。



[牛桃]纹丝不动 | 甜

吴凡一进门就拢了拢外套,不把外边雨水的凉气儿带进屋子里。

黄子韬光着脚站在地板上,胡乱套了件衬衫,发梢上的水珠滴滴答答。吴凡的视线从他裸露的脚踝移到他衬衫底下隐约的锁骨,目光沉沉的。

再上边儿是总微微翘起的猫唇,像是在说我刚洗完澡阿吻我一下吧,你咋突然来了阿都不打个招呼亲我一下好吗?

"下雨天凉,容易受寒,你注意着点儿。"吴凡本来想去打了暖气,后来改了主意,坐到沙发上,对着小孩儿拍了拍腿,"过来。"

吴凡两腿松松的敞开,后背随随便便的倚在沙发背上,挺不雅观一姿势,楞是被他做的隐隐生出一股子气势来,特招人。

黄子韬乖乖走过去。俩人行程都忙,已经好几月没见,可把他想狠了。他一口叨吴凡肩膀上,然后松开,闷闷的喊,"吴凡。吴凡吴凡吴凡吴凡。"

吴凡看到桌上因为洗澡被摘下来的金色手环,笑了一下。现在也挺好,哪怕他俩带着一模一样的情侣手镯也没谁会注意,更不说深扒了。

吴凡撩起黄子韬的衬衫,感受着手底下比上次见更硌手的骨头,心疼的厉害。他提过要公开俩人关系,或者起码在公众面前解除误会,能堂堂正正一块儿吃个饭,没想到被小孩儿拒绝了,说没有合适的契机,甭又给吴凡招黑。就像当年他因为公众的谩骂,幼稚的不理最疼他的哥哥,憋着劲儿要忽视个彻底。

黄子韬19岁,还不懂事,一点儿心思被人看的通透,但吴凡就是稀罕他这股傻劲儿。黄子韬23岁,知世故而不世故,吴凡接受并稀罕他的一切。

那时候他根本不知道,吴凡的纵容温柔,吴凡的细心宠溺,吴凡的占有欲,和所有那些能烧死人的眼神一起,明明白白,从不遮掩的摊开了摆在台面上,摆在镜头前。清清楚楚叫所有人看见。

吴凡慢慢,慢慢撩起眼皮,似笑非笑的看着小孩儿的眼睛,"你以前磨人的时候怎么喊我,现在怎么不喊了?"低低沉沉的声音一下子窜进黄子韬耳朵里,衣领里,心窝里。

每次这时候黄子韬都觉着吴凡真是牛逼,这么多年了,只要他一笑他心就颤悠。

他把头偏向一边,嘴硬说:"喊什么阿我不记得了。"他下句话还没出来,就猝不及防被吴凡往腰上一挠,笑成了个虾子。

他边喘气边躲,扭着身子拧出个腰窝,被闹得实在受不住了,一迭声地软软糯糯的"哥哥哥……"

后面的哥都被吞进了吴凡的嘴巴里。他激烈的吮吻着黄子韬,舌头碾过他上颚,在柔软的口腔恣意重舔重压,把空气都烫熟压薄,把这么多天没见着的烦躁与挂念全都服帖在这个吻里。

听说小孩儿被黑惨了的时候他想,看他跟别的女人拍戏他想,听到那首hello  hello的时候他边疼边想。他还想小孩在舞台上看起来那么吊,一到他跟前就安分的像个小奶猫。

一个吻下来,黄子韬呆呆的喘着气,愣了一会儿问,"明天给我做红烧鱼么。"

吴凡没崩住笑出了声。

黄子韬反应过来,但念头一起就不行了,拉着吴凡说,"给我做么!好么,好么好么好么!"

怎么能可爱成这样?像这世界全部的漂亮,不过你的可爱模样,你让我举双手投降。





完。

这时候饭上也是没谁了。
卡地亚手镯据说是真事儿,俩人一样的,那款名字叫钉住爱人的心。
用吴凡是私心,而且好打,不妥就改,不过估计是不会改了。